首頁 科技資訊 網絡

李佳琦、薇婭、辛巴,網紅創業者們如何引爆直播電商?

李佳琦成為2019年電商直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李佳琦,一個以賣唇膏成名的男主播。“我的媽呀”“omg”“買它買它買它”之類符號性的口頭禪,都是李佳琦的原創,“模仿李佳琦”是2019年風靡網絡的運動。與李佳琦的爆紅相對應的是直播電商的烈火烹油之勢。

剛剛過去的雙十一,當天李佳琦的直播間有粉絲4315.36萬,薇婭的直播間有粉絲3683.5萬;而5天前,11月6號的快手電商購物節,辛巴獲得第一,單日直播銷售額突破4億。

顯然,直播間已成為各平臺賣貨的新戰場。2019年最新發布的《直播生態發展趨勢報告》指出,直播已經發展成為電商在新時代的新產業,電商+直播呈現出極強的爆發性,正在創造一個千億級的新市場。

直播,這個已經在秀場、游戲內存在了十多年的物種,近三年,與電商發生了化學反應,效果驚人。2018年,淘寶直播拉動了1000億GMV,快手和抖音直播加起來1000億GMV。

如此這般,使得各電商平臺,入局的和未入局的,加速了其在直播電商領域的布局,紛紛培養和孵化網紅;而短視頻平臺坐擁巨大的流量,直播電商亦是水到渠成。當下,直播電商已經成為短視頻平臺的變現利器。

毋庸置疑,“網紅帶貨”無論是對電商平臺,還是對短視頻平臺,都是增量。

但“網紅”不是憑空養成的,快手平臺的辛巴和散打哥;抖音平臺的七舅姥爺;淘寶的李佳琦和薇婭,都是一點一點長起來的。

這些主播紅人,無論是站在塔尖的李佳琦和辛巴們;還是塔身的侯文亮和閆博們……每個單獨的個體都是一個創業者;他們的共同努力,一步一步引爆了直播電商在2019年的爆發。

開辟直播新戰場

閆博出現在義烏工人西路的網紅之家店鋪里,這是一幢三層高的小樓。中等身高的閆博,陜西楊凌人,今年33歲,皮膚微黑,其人靦腆、內斂。閆博喜歡彈吉他。5年前,他離開家鄉,帶著70萬的債務來到了義烏。

初到義烏的閆博白天做電商,晚上去夜市擺攤。2016年,閆博開始在快手上發一些視頻,記錄他的創業歷程,“我在打包、我在發貨、我在開車……”等等。

快手誕生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用來制作、分享GIF圖片的手機應用。2012年11月,快手開始轉型為短視頻社區。經過幾年的發展,2016年,快手迎來爆發式增長。

快手迎來爆發式增長的2016年,娃娃和丈夫小亮成為江蘇省創業先鋒達人,他們在淘寶上有服裝店,每天淘寶店的營業額在50萬左右,公司里有107個員工,公司的日常經營都是小亮的爸爸在做。

娃娃和小亮都是初中畢業,經營女裝已經多年。2011年,娃娃帶著賣了婚房的11萬來到廣州,賣了一個佳能5D2單反相機,他們是廣州第一個淘寶店主實拍的線上店家。

用小亮的話說,“娃娃長的像個洋娃娃,隨便一件T恤衫套在她身上都是寶,粉絲就積極的買,那時候快遞沒有打印單,都是手寫單,我們每天手寫到五點鐘。”2011年的時候,他們的店拿下了淘寶前20名的成績。

2012年到2013年,那時候他們的淘寶店每天發貨一萬單到二萬單。2013年的時候,兩個人就賺了一個億, 他們在廣州1800萬買了一套別墅,后來又買了兩臺法拉利。

2016年的時候,娃娃接觸了快手,她發在淘寶上的照片,就順手發在了快手上,不經意間,攢下了500萬粉絲。當時的娃娃還不知道,當后來他們的淘寶店遭遇到危機時,快手的直播賣貨能使得他們起死回生。

2016年12月,快手就開始試水直播。直播在中國最早興起時,是秀場模式,所謂“秀場”模式,就是將線下的夜總會、KTV搬到線上來運營。2005年,互聯網老兵傅政軍創立了一個陌生人視頻交友社區——“久久情緣“,后更名為9158。

9158主打“秀場模式”,此外,秀場模式的另外一個重要的玩家就是“六間房”的劉巖。長期以來,“秀場模式”一直不如主流社會的法眼,因為其內容太低俗。直到直到2014年,9158母公司天鴿互娛在港交所敲鐘上市。

2013年,9158的營收就已經達到5.48億元、凈利潤2.06億元,且過去連續三年都在翻倍增長。天鴿互娛的上市,宣告“秀場模式”悶聲發大財的時代結束了。

2015年9月26日,王思聰在他的新浪微博上,置頂了一條寫有“17”和配有自己17ID的手機截圖。而這個17,是臺灣麻吉波波(MachiPoPo)公司旗下的一個直播類App,創始人是黃立成,黃立行的哥哥。

2015年國慶,金沙江創始人朱嘯虎跟他的投資經理說,要把做移動直播的團隊都見一遍,跟上這波風口。2015年11月,映客完成七千萬的A輪融資,金沙江領投。12月映客又完成由昆侖萬維領投8000萬元A+輪融資。

2015年末,隨著17的火爆,敏銳的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嗅到了這股直播的商機。據有關媒體統計,在2016年初巔峰的時候,在App Store里同時有300多家移動直播App可供用戶下載,這后來被媒體稱為“千播大戰”。

閆博快手試水快手直播也是在那一時期。2016 年 3 月,淘寶直播試運營。淘寶官方通過定向邀約、流量獎勵等方式獲取了少部分商家試運營。2016 年 5 月,淘寶直播借勢Papi醬在該平臺上的直播拍賣活動,正式上線。

而“淘寶一哥”李佳琦亦是在那一年,開始了他的淘寶直播生涯。

最初,李佳琦是美妝品牌歐萊雅的一位柜臺員工,月薪4000多元。2016年年底歐萊雅安排李佳琦做一次直播,后來他就加入淘寶直播。

2016年9月,京東進入直播領域,隨后,蘑菇街、唯品會、聚美優品、網易考拉、蘇寧易購也都加入了直播大軍。

渴望成功的年輕人

春江水暖鴨先知。對直播敏感的不僅僅是電商平臺和短視頻平臺,還有渴望成功的年輕人。

李佳琦是最早加入淘寶直播的那撥人,之前,他是南昌歐萊雅專柜的一個銷售員。一個男生直播賣口紅這種反差萌沒給李佳琦帶來多少粉絲,反倒是受到了很多嘲諷,他需要一遍遍的解釋。李佳琦的直播開了很久沒有起色,他想離開。

老板勸他堅持三天,當時的淘寶火的都是女性主播,淘寶為了豐富生態,給了男性主播一個三天的流量推薦,李佳琦是得到這個流量推薦的男性主播之一。第一場,觀看人數從2000到了20000,第二天從20000漲到50000……

這種火箭般的上升不僅僅是李佳琦感覺到了。淘寶第一女主播薇婭也感覺到了,她和李佳琦一樣,都屬于淘寶第一批主播,那時候薇婭和老公正在天貓創業,虧了不少錢。

薇婭做生意始于2013年,在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開了一家服裝店,因為服裝的款式好,生意很好。2008年,她就去了西安,在西安又開了七家服裝店,每個店都盈利。

2012年,薇婭和老公決定關掉線下店,開線上店,她和老公也從西安到了廣州。開始做天貓,兩個人搭建了30人的運營團隊,交了許多學費。2014年有所好轉,“雙十一”賣了1000萬,虧了600萬,他們賣掉了廣州的兩套房子補虧空。

流量貴,薇婭很珍惜淘寶直播的免費流量。她賣各種各樣的東西,椅子,杯子,蛋糕……剛開始招商也很難,慢慢的就做起來,銷售額從一千萬,到三千萬,到2017年“雙十一”的時候,薇婭賣了七千萬。

2017年,淘寶直播在淘寶體系內依然算不上大板塊,隸屬于內容電商部。也是那一年,主播MCN機構顯現,他們孵化主播,運營粉絲,與此同時,淘寶直播啟動了扶植政策。李佳琦隸屬于美ONE, 薇婭屬于謙尋。

2017年的那個“雙十一”,收獲頗豐不僅僅是薇婭,還有娃娃和小亮。

2017年雙11的時候,娃娃就把快手上的粉絲導流到淘寶店上,“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我導了半個小時的流量,營業額就沖上了500萬,那是我接觸快手的第二年,當時快手上還沒有小黃車,只是口頭導流。”

跟薇婭相同的是娃娃和小亮也曾遭遇到事業的低谷。

2016年,小亮爸爸腦溢血,治療了一段時間,沒搶救過來。那段時間,對娃娃老公小亮來說,他非常痛苦,“長期以來,父親就是我的靠山。父親走了,我也沒有心思工作了,我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身體才是重要的,”

小亮的父親去世后,他和娃娃的生意也遭遇到了滑鐵盧,單子從一萬單降到了1000單,后來又降到了600單,公司的107個員工變成了60個員工,后來一點生意都沒有了。快手的導流使得他們的淘寶店起死回生。

享受到快手直播流量紅利的不僅僅是娃娃,還有閆博,他在夜市擺攤,就順手開了快手的直播,全程記錄了他擺攤賣貨的過程。直播了一段時間后,閆博就創造了一個月賣35萬件的羊毛衫的記錄。

閆博在義烏的小商人中開始小有名氣,有一些工廠找過來,希望閆博幫著賣貨。有時候閆博會帶著小伙伴帶到工廠,好大的庫房,密集的物品。這時庫房會變成直播間,閆博聊著天把貨就把賣出去了。

薇婭、娃娃和閆博享受著直播帶給他們流量的喜悅時,整個2017年,整個直播行業卻開始了洗牌。

在經過2016年的“千播大戰”后,2017年媒體用冰火兩重天來形容直播行業,因為當時沒有哪一個行業像直播這樣,迅速成為風口后迅速跌落,直播行業迎來洗牌,包括光圈直播在內的幾十家直播平臺宣布倒閉。

得粉絲者得天下

42歲的侯文亮,身材纖瘦,留著山羊胡,像小版的呂良偉。他在快手上評車已經有4年,ID號“二哥評車 二哥說車第一人”,他有291萬粉絲。現在他每天晚上九點開始直播,他的粉絲基本都是想買車,又怕被4S店套路的一群人。

二哥并不急功近利。二哥年輕時曾辦了一家為BP機廠商制造電池的工廠,這是一次過山車式的創業,BP機興盛時,二哥賺了大錢,BP機被淘汰時,二哥工廠倒閉,還欠了十多萬外債。

這次創業的經歷使得二哥對新媒體創業的路徑看的清晰,他想成為一個IP,他說,“有了粉絲就擁有了一切,只要把粉絲服務好了,誰都無懼。”用二哥的話來說,他不吃4S店的回扣,他要的是粉絲的信任和利益的最大化。

2018年10月二哥帶一個粉絲買了一輛日產車,此后,粉絲陸陸續續上門,二哥忙不過來。今年5月,二哥宣布,要做汽車團購,一個月的時間,收集到了288條真實買車的有效信息,有內蒙的黑龍江的用戶,也有三亞的用戶。

參加團購的粉絲基本都在直播間給二哥刷過60元以上的禮物,只要消費60元就可以加二哥的微信,他有9個微信,都已經加滿,添加二哥微信的粉絲隨時都可以向二哥提問,在二哥看來,這60元只是粉絲享受他的升級服務。

看直播想參與團購買車的粉絲,加了二哥的微信后,只需要交500元的“誠意金”就可以擁有一個團購的名額,二哥說,這個“誠意金”,僅僅只是設置報名門檻,以確定粉絲有購車的真實意愿。

從團購開始到提車,二哥幾乎每個環節都要受到粉絲的質疑,一個人只收500的誠意金,就是因為怕收取更多訂金,粉絲會擔心二哥會不會攜款潛逃。提車的時候,粉絲又問二哥拿了多少提成?

直播間里如果有人質疑二哥時,他會解釋,有個別粉絲怎么都信不過,二哥就會告訴他,“甭管我拿不拿錢,你看看車是不是便宜?”幾次團購下來,二哥給自己劃定了界限:“不收4S店的回扣,如果推不掉,就把回扣返回到車的價格上。”

二哥立志要成為一個IP,他要服務好粉絲,把粉絲的利益最大化。毋庸置疑,淘寶主播的一姐薇婭這是這樣做的。

“不管100萬粉絲也好,1000萬粉絲也好,我存在的意義就是幫大家選好貨,做到公平公正,給大家提供服務,抱著一個服務者的心態,告訴你這個好用,可以試一下,” 薇婭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如此說。

謙尋的招商團隊有專人負責選品,有美妝、生活、家電和零食四大品類。從前期篩選合格到商家寄樣品測試,這一輪通常會淘汰50%的產品,接下來就是薇婭親選,她每天下直播之后,至少要用五小時來選第二天的貨。

與薇婭穩扎穩打不同,李佳琦是突然爆紅的。李佳琦雖是淘寶的主播,卻成名于抖音。

2017年12月,李佳琦入駐抖音,兩個月的時間,李佳琦抖音漲粉1300w。在抖音上,李佳琦將口紅視頻細分,用醒目的提示框給每一個視頻貼上標簽,在內容上李佳琦只推薦口紅。

而李佳琦之所以魔性,讓粉絲買買買,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能非常大概率拿到全網最低價。如果拿不到全網最低價,他會鼓勵他的粉絲去退貨。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主播的這樣的行為也是維護粉絲的利益。

主播們的馬太效應就此形成。

為什么是李佳琦和薇婭們

毋庸置疑,“網紅帶貨”無論是對電商平臺,還是對短視頻平臺,都是增量。但“網紅”不是憑空養成的,快手平臺的散打哥、抖音平臺的七舅姥爺,淘寶的李佳琦和薇婭,都是一點一點長起來的。

究其根本,是因為電商平臺對流量的焦慮和渴望,而短視頻平臺則需是用戶利益的現實需求。“網紅帶貨”能幫助電商平臺以較低成本實現拉新,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網紅帶貨”對短視頻平臺來講,是社交電商,增加了用戶粘性。

“快手模式重參與。注重用戶的參與機會,視頻推薦分散,下沉,爭取讓普通用戶的視頻能夠被看見;抖音模式重觀賞。注重用戶的觀看體驗,視頻推薦集中,聚焦到幾個具有大量粉絲群體的頭部播主。”MCN機構車影工場創始人馬曉波告訴《深網》。

快手上粉絲的累積是細水長流。

2015年,二哥知道快手這個平臺,他開始了他的新媒體創業。二哥將自己的內容定位是說普通人的車,主要偏新車。圍繞新車上市或關注度高的車做試駕是二哥說車里面最重要的兩種內容形式。

今年42歲的二哥,16歲第一次接觸汽車——一輛BJ130輕型貨車,之后自己買了一輛哈飛綜藝用來跑批發生意。2006年,二哥花13萬買了自己第一輛轎車。在二哥看來,說車的主播需要年齡大點,這樣才有說服力。

說車的主播需要有系統的汽車知識。關于汽車保養、4S店砍價、如何做貸款、上保險、選配置等一系列內容,二哥都得懂。尤其是直播的時候,沒有時間思考,更不可能查資料,靠的都是平常日積月累的關于汽車的知識。

到了2016年,二哥小有名氣。除了短視頻,二哥也開始直播。“其他平臺粉絲始終看不到主播,這個人的內容可能很好,但他從沒給回答過我問題。快手說車主播每天都開直播,每天能回復一兩百個老鐵的問題,能真正為粉絲解決問題。”

在4S店里,二哥的粉絲來提車。她關注二哥三年多了,每天就看著這個人,聽他講車,有時候困了也開著。家里說要換車,她就想到了來沈陽找二哥,盡管很少給二哥打賞,但三年多時間,她很信任二哥。

紅人和來找他的粉絲之間有著很強的信任感。這點在快手紅人二哥這里,也得到了印證。去年至今,二哥在快手上已經賣出去1000多輛汽車,在汽車銷售市場不景氣的當下,這個數據超過了沈陽很多4S店一個月的銷量。

粉絲經濟在快手的主播和粉絲間得到了詮釋。據快手電商運營總監白嘉樂透露,5萬粉絲的檔口主播一個月每天直播2小時,可以賺5萬元。一個自產自銷賣蜂蜜的主播有30多萬粉絲,一年可以賣150萬元蜂蜜。

“做快手需要先有優質內容,通過優質內容建立人設,再進行社交沉淀,最后通過電商變現。需要注意的是,人設要和電商銷售的商品相符,可以針對不同的目標用戶調整內容和宣傳方式。” 白嘉樂詮釋。

淘寶和抖音與快手不同,呈現的是另外一種場景。

目前淘寶主播的粉絲經濟尚不明顯,主播人設弱,粉絲基數少。淘寶主播的粉絲粘度不高,漲粉比較慢。李佳琦從去年“雙十一”不到100萬淘寶粉絲,猛漲到如今的1076.3萬,薇婭的粉絲967.39萬。

薇婭如今在淘寶有五家店鋪,涉獵女裝、定制女鞋、飾品、手表、男裝。除了給自家店鋪營銷外,她逐漸發現粉絲對其他產品也有需求,于是聯合零售、美妝類等商家合作,聯合搞營銷。

淘寶直播的負責人趙圓圓對媒體表示,淘寶當前排名TOP200的主播相當一部分是2016年開始崛起,而目前主播年齡最小19歲,最大是110歲。

眾所周知,李佳琦在淘寶做了三年直播后,粉絲才漲到了五百多萬,他成名于抖音,現如今李佳琦的抖音粉絲3300萬。

因為抖音重頭部的強運營規則,一夜成名也抖音上屢見不鮮。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網紅們一夜成名也好,日積月累也罷;無論哪一個平臺上的網紅,快手、抖音;還是淘寶,蘑菇街,其網紅帶貨的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

直播電商的野蠻生長

“淘寶第一女主播”薇婭,單場(2小時)最高引導銷售額超2.67億元, 2018年引導成交總額約達27億元;在2018年“雙十一”這一天,口紅一哥李佳琦靠直播5分鐘賣掉了1.5萬支口紅。

與此相對應的是電商平臺2018年直播業務野蠻生長。

2018年 3 月,亞馬遜也開始嘗試網絡直播服務,推送其海外商品,交易規模漲 了5 倍。2018年,淘寶的直播頻道獨立了出來,成立了獨立的事業部。2018年8月,阿里巴巴發布的財報首次列入淘寶直播。

當然,野蠻生長的不僅僅是電商平臺,還有短視頻平臺。起初,在快手上口頭導流的不僅僅是娃娃,還有閆博,起初快手上是不允許做廣告和交易的。

但如此龐大的需求使得快手官方開始正視用戶的需求。2018年4月,快手內部開始測試推出“我的小店”功能。2個月之后,快手推出了“快手小店”,在視頻和直播中嵌入淘寶、有贊、魔筷等第三方電商平臺。

隨后,快手又推出了更加方便的快手自建小店,開始著重扶持電商。毋庸置疑,娃娃和小亮踩準了快手電商的發展節奏。

在娃娃和小亮兩口子看來,快手是他們的第二次創業,他們嘗到了流量帶來的甜頭。2018年6月1號,娃娃和小亮把公司從廣州搬到了江蘇徐州,公司員工有一半離職。

“我接觸快手之后,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直播不到一個小時147萬,將近11萬單,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我們接觸快手一年半的時間相當于我們在廣州瘋狂創業的三年。快手電商救了我。”小亮闡述。

2018年11月6號快手第一屆賣貨王爭霸賽,娃娃和小亮的店鋪營業額4300萬,當天營業額在快手女裝品類排名第一。擁有4000多萬粉絲的散打哥,活動當天的銷售額達到了1.6個億人民幣。2019年的賣貨王,辛巴得了第一。

辛有志,辛巴,一位以“農民的兒子”、“淳樸的商人”、“年輕人的模范”等形象示人的快手主播,在今年8月18日,花費五千萬請了42位明星——成龍、王力宏、張柏芝、胡海泉等參加其婚禮,之后上了熱搜而爆紅。

而在另外一個短視頻平臺抖音上,2018年“雙十二”,坐擁2900多萬的抖音紅人七舅腦爺,聯合108個品牌在抖音上進行了一場直播賣貨首秀, 6個小時直播在線人數最達33萬,總成交額超1000萬。

對直播對短視頻和電商平臺來說,都成了互聯網人口紅利下降時的增量。但對直播平臺自身來講,曾經的榮光已經不再。

王思聰的熊貓直播,僅次于虎牙和斗魚的游戲直播行業的前三,整個2018年,在融資上顆粒無收,成為中國互聯網領域“老大吃肉、老二喝湯、老三骨頭沒得吃”是最真實寫照。

到了2019年,直播電商野蠻生長。2018年快手賣貨節只有幾千個商家參加,紅人帶貨是主流,今年,快手電商的主播規模超過100萬,專業電商主播和產業帶商家成為主流。

天貓及淘寶總裁蔣凡透露,“淘寶直播成為今年雙11的全新增長點。參與天貓雙11的商家中,有超過50%都通過直播獲得了增長。數據顯示,天貓雙11全天,淘寶直播帶來的成交接近200億,超過10個直播間引導成交過億。”

“如果你們看淘寶直播,根本不是購物,而是一種娛樂,主播跟你互動,本身是一種娛樂方式。這是因為,一個是技術上的提升,第二就是消費體驗的一個升級,這兩個是最重要的。” 蔣凡告訴騰訊《深網》等媒體。

相比于直播電商的欣欣向榮,進入2019年,直播行業依然是東邊日出西邊雨。7月17日,虎牙上市,而在此前的4個月,2019年3月7日,熊貓直播創始團隊成員、COO張菊元發布內部信,確認熊貓直播將關停。

批量制造“李佳琦們”

2018年,快手上的“手工耿”,這個河北保定農村的留守青年,通過“無用發明”,火爆了整個互聯網,他登上了《華盛頓郵報》;而“最美笑容”代古拉K坐穩了抖音女王的寶座,她曾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漲粉 1000 萬。

一夜成名變得如此容易。艾瑞咨詢顯示,2018年,粉絲規模10萬人以上的網紅數量增長51%,100萬人以上的頭部網紅增長超過了23%,網紅粉絲的總人數增長25%。

與此相對應的另外一組數字是:根據《2019年淘寶直播生態發展趨勢報告》顯示,2018年雙十一開啟兩小時后,薇婭直播引導銷售額是2.67億,整個雙十一的引導銷售額是3.3億元。今年618當天引導銷售額超過1億。

而作為淘寶直播一哥的李佳琦,去年雙十一,李佳琦試色380支口紅15分鐘賣掉1萬5千支,而今年雙11李佳琦則提出一個小目標,帶貨10個億。據阿里內部人士透露,這個銷量問題不大。

這些數字或許給了電商平臺信心,新一輪造星狂潮正在電商平臺中掀起。

7月28日,淘寶直播發布專門針對明星入駐的“啟明星計劃”,該計劃顯示,淘寶方面將打造10個銷售過億的線下市場和200個銷售額過億的直播間,還將打造1000名跨平臺、跨領域和跨身份的“啟明星”。

在淘寶發布計劃的前三天,京東投資10億元力推紅人孵化計劃。就連淘寶直播機構“納斯”也剛剛宣布獲得千萬元融資;而以直播為特色的垂直時尚電商蘑菇街,稱將孵化100個千萬級電商主播……

電商平臺批量制造網紅的2019年,游戲直播公司斗魚于7月17日登陸紐交所。在中國直播行業版圖,斗魚是最后一家尚未上市的重量級公司,YY、9158、映客、虎牙、包括轉型的陌陌都早已登陸資本市場。

斗魚上市,中國直播行業也將開啟新征途。而電商直播的新征程,通過批量孵化網紅,也得以開啟。為什么要批量?

這里涉及到一個網紅的生命周期有多長?貝殼視頻劉飛告訴騰訊《深網》,現在的網紅迭代非常快,可能兩三個月就過氣了。洋蔥視頻的聶陽德也贊同網紅是有生命周期的。

洋蔥孵化的代古拉K走紅后,洋蔥開始打造情感號IP“七舅腦爺”,其定位為“完美情人”,一炮而紅,45天漲粉2000多萬,“七舅腦爺”的爆紅邏輯再次驗證了洋蔥批量復制網紅的可能性。當下,洋蔥已經孵化了100多個IP。

貝殼視頻和洋蔥視頻都是MCN機構。據克勞銳此前發布的《2019中國MCN行業發展白皮書》,國內MCN在2017年經歷了爆發式增長,數量則從2015年的150家發展到2018年的超5000家,且90%的頭部紅人都已被MCN收入囊中。

對MCN機構來說,多個IP能抵御風險。但對電商平臺來說,通過批量孵化網紅,拉動流量,這在人口紅利下降的當下,成為電商流量變現的一種趨勢。

以成功赴美上市的MCN機構如涵為例,其2019財年業績報告,截至2019年3月31日,如涵簽約網紅數量為128個。其中,一年創造GMV超1億元的頭部網紅僅為3人,一年創造GMV在3千萬元到1億元的成長性網紅為8人,一年創造GMV少于3千萬元的新興網紅為117人。

電商平臺希望通過批量孵化紅人,紅人帶貨來實現流量變現,而對于短視頻平臺來說,網紅就是他們的土生土長的成果,只需要在直播中作為電商服務,但帶貨對短視頻平臺來說,還是直播平臺來說,都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現金流。

但問題是淘寶直播誕生以來,李佳琦、薇婭只有一個,而快手上,也沒能產生出第二個辛巴。成名本就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復合態,他們趕上了直播電商的風口。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彩票大奖是真的还是假的